白云边故事网首页

首页 >> 感人故事

大连第一所公学堂里发生的360视频网故事

 2019-03-24 15:56  


  去年,本报曾报道关于大连育明高中女生阿仁澳都发现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大连第一所公学堂创立者、首任堂长浅井政次郎铜像基石的事情,从而引发了广大读者对大连第一所公学堂背后历史的兴趣。

  大连公学堂是1905年日本军政署在“关东州”建立的首座公学堂,在日本殖民奴化教育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但有关大连公学堂的准确设立时间、初期办学地址、学生收录及教学情况、教师情况,以及有关浅井政次郎的历史活动轨迹等,现有文献多有相互矛盾或空缺之处。

  为厘清相关历史事实,阿仁澳都从她发现的浅井政次郎铜像基石出发,通过探寻1936年浅井来连出席其铜像设立的经过,明确了大连公学堂及其筹建者浅井政次郎的若干史实,并揭露了浅井殖民同化教育理念和实践给“关东州”带来的毒害及恶劣影响。

  阿仁澳都

  浅井来连的准确时间

  1904年2月至1905年9月,发生在中国辽东半岛的日俄战争以俄国的彻底失败告终,曾被俄国占领的“关东州”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浅井政次大连第一所公学堂里发生的360视频网故事郎正是在这一时期奉命从军,从同样是被日本殖民统治的台湾来到大连,充当军政署翻译,时年35岁。

  那么,浅井来连的较准确日期是何时呢?1936年6月26日,《泰东日报》除报道出席铜像揭幕仪式的“浅井翁昨已来连”外,还发表了《素抱东亚民族亲善以办理公学堂》的浅井“对该报记者之谈话”,浅井谈到:“在三十年前正为日俄战役,我军攻破奉天城池,当时予充台湾师范学校教谕之职,后于战争之际,当由台湾来连,拟再作教育事业。”根据史料记载,日俄战争中,日军攻破奉天城池是在1905年3月10日。因此,可以确定,浅井应是在1905年3月10日左右来到大连。

  据竹中宪一的《满洲教育的基础研究》一书介绍,浅井1896年6月从台湾总督府教员讲习所第一届学员毕业后,经历过国语传习所教谕、公学校校长,后来担任台湾师范学校教谕及视学官。讲习员通常汉语言能力相当高,其语言能力评定归类为“能以台湾土语办公事者”。浅井来连之前已在台湾从事殖民教育工作长达9年,因此,其来到大连便被日本占领当局赋予在大连对中国人殖民教育的准备工作。

  青泥洼一隅首创公学堂

  大连公学堂及其筹建者浅井政次郎因其首开日本在“关东州”乃至满州地区官办学堂之“先河”,而受到有关学者的极大关注,但有关大连公学堂记载现有文献多有相互矛盾或空缺之处,例如:在这一研究领域较具权威的《大连市志·教育志》在大事记中记载1905年“闰四月十四日大连公学堂正式开课”,而事实上1905年没有农历闰月;该书还在另外多处记载大连公学堂成立于1905年5月。

  1936年6月29日,《泰东日报》报道了“来连之伏公首任堂长,浅井翁感慨话沧桑,首创公校惨淡经营至有今日门墙蒙惠,今以桃李蔚然成荫”的对浅井的访谈。访谈记录了浅井及其弟子杨凤鸣、邵慎亭、李嵩山和报社的桥川等之间的对话问答。浅井谈到:“当时之校舍利用民家住宅,设备颇不完全,即现在骏河町天金料理店之地迹,是为明治三十八年六月五日。当时对创设公学堂即日本人间亦起慎言,曾有教导满人子弟而忘却日本人子弟教育之非难攻击。事实日本人小学校之创设为明治三十九年五月。较诸公学堂创设犹晚一年。”1935年6月6日,《满洲报》在“伏公三十周年纪念会并举行功劳者表彰式”的报道中“大连伏见台公学堂……该校成立于明治三十八年六月五日,适值日俄战争军事倥偬期间,最初是赁一民房而行开校,其时国人学校教育,以此校为开端。”1936年6月27日,《泰东日报》在“来连之伏公首任堂长浅井翁感慨话沧桑”中报道:“三十年前,于青泥洼之一隅租赁民间草房数间,首创大连公学堂……提倡州内满人教育之浅井政次郎翁”。由此可以确定,大连公学堂于1905年6月5日设立于当时青泥洼之一隅的骏河町(后改称为浪速町,现民康街),最初租赁民舍开校办学。

  强迫中国学生接受殖民教育

  浅井在接受《泰东日报》的访谈中说:“贵报之创立者金子雪斋君,为居台湾时代之友人,关东州之施政多根据台湾之施政方策,我等在台湾所得之经验,于关东州内施政工作颇为适当。”为掩盖殖民教育的本质,浅井称“公学堂之名称系余所拟者,‘公’字含有种种极深之意义,教育无国境之别,无论日本人或满人皆应‘一视同仁’,此即‘公’字之意义者也”。

  在回答《泰东日报》编辑局长桥川“当时公学堂有学生几何?学级之组织如何?”之问时,浅井说:“是时学生不过二十四名。皆系借警察之力招集而来者,其中曾有三十五岁四十岁之老学生,并有八九岁之幼年学生,因学力参差不齐,对于学级编授上颇为困难,最先曾编成本科与速成科,幼年和青年班等,如是学级之编成。学科主要为日语、体操,即唱歌亦曾教授。”

  日本殖民当局对这所公学堂颇为重视,就连侵华日军第三军司令官乃木希典亦曾参观这所初建不到半年的公学堂。浅井第一代门生,其铜像基石诗文撰句者杨凤鸣回忆道:“某日乃木大将曾到校参观,当时由学生代表以日语致辞,其言词皆系由翁事前所教者。乃木大将莫辩真伪,颇多赞美,翁则更鼓吹学生皆能说如此流利之日语云云。”

  迁址伏见台新校舍

  大连公学堂1912年在伏见台博文町(今西岗区崇山街、锦华街交会区域)建成新校舍。对此《泰东日报》主干柳町问及浅井:“伏见台公学堂建设竣工后,迁移于该处为何年?”浅井回忆说:“系在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恰值满洲国皇帝陛下为当时中国皇帝,君临四百余州。伏见台之大连公学堂开校式,当日校门曾交叉高悬清国之龙旗及日章旗,记忆当时之情况,感慨良多。”据多个转引《满洲教育史》(大连文教社1935年出版)的资料记载,大连公学堂是在1912年3月27日迁到伏见台新校址并举行了新学堂落成仪式,而此时,辛亥革命成功,清帝宣统已退位一个多月了,新学堂落成仪式却仍悬挂旧清朝龙旗,由此可窥见日本殖民者对腐朽无能的大清国的留恋心态。大连公学堂在同年开设女子科,针对女生还专门设有裁缝课。大连公学堂于1922年4月1日分设出大连西岗子公学堂,原校更名为大连伏见台公学堂。

  那么,浅井又是何时离开大连的呢?《泰东日报》访谈录记录了浅井第一代门生李嵩山的回忆:“于大正六年,翁返国之时,余曾以风琴作日本歌相送,翁极感激”。日本大正六年为1917年,由此可见确定,浅井于此年离开大连公学堂返回日本,结束了他的殖民教育使命。1935年6月6日《满洲报》在报道中写道:“大连伏见台公学堂,以六月五日为该校创立满三十周年纪念日,同时岭前分教场编入公学堂,至今年以届满十周年,乃同时举行盛大之纪念式……迄今三十年,成绩卓著前后男女卒业生,已达两千六百余名。”由于浅井创办大连公学堂并极力推行其殖民同化教育理念和实践,《泰东日报》吹嘘其为“素有满人教育机关公学堂生身母之称之浅井翁”。

  去年,本报曾报道关于大连育明高中女生阿仁澳都发现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大连第一所公学堂创立者、首任堂长浅井政次郎铜像基石的事情,从而引发了广大读者对大连第一所公学堂背后历史的兴趣。

  大连公学堂是1905年日本军政署在“关东州”建立的首座公学堂,在日本殖民奴化教育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但有关大连公学堂的准确设立时间、初期办学地址、学生收录及教学情况、教师情况,以及有关浅井政次郎的历史活动轨迹等,现有文献多有相互矛盾或空缺之处。

  为厘清相关历史事实,阿仁澳都从她发现的浅井政次郎铜像基石出发,通过探寻1936年浅井来连出席其铜像设立的经过,明确了大连公学堂及其筹建者浅井政次郎的若干史实,并揭露了浅井殖民同化教育理念和实践给“关东州”带来的毒害及恶劣影响。

  阿仁澳都

  浅井来连的准确时间

  1904年2月至1905年9月,发生在中国辽东半岛的日俄战争以俄国的彻底失败告终,曾被俄国占领的“关东州”沦为了日本的殖民地。浅井政次郎正是在这一时期奉命从军,从同样是被日本殖民统治的台湾来到大连,充当军政署翻译,时年35岁。

  那么,浅井来连的较准确日期是何时呢?1936年6月26日,《泰东日报》除报道出席铜像揭幕仪式的“浅井翁昨已来连”外,还发表了《素抱东亚民族亲善以办理公学堂》的浅井“对该报记者之谈话”,浅井谈到:“在三十年前正为日俄战役,我军攻破奉天城池,当时予充台湾师范学校教谕之职,后于战争之际,当由台湾来连,拟再作教育事业。”根据史料记载,日俄战争中,日军攻破奉天城池是在1905年3月10日。因此,可以确定,浅井应是在1905年3月10日左右来到大连。

  据竹中宪一的《满洲教育的基础研究》一书介绍,浅井1896年6月从台湾总督府教员讲习所第一届学员毕业后,经历过国语传习所教谕、公学校校长,后来担任台湾师范学校教谕及视学官。讲习员通常汉语言能力相当高,其语言能力评定归类为“能以台湾土语办公事者”。浅井来连之前已在台湾从事殖民教育工作长达9年,因此,其来到大连便被日本占领当局赋予在大连对中国人殖民教育的准备工作。

  青泥洼一隅首创公学堂

  大连公学堂及其筹建者浅井政次郎因其首开日本在“关东州”乃至满州地区官办学堂之“先河”,而受到有关学者的极大关注,但有关大连公学堂记载现有文献多有相互矛盾或空缺之处,例如:在这一研究领域较具权威的《大连市志·教育志》在大事记中记载1905年“闰四月十四日大连公学堂正式开课”,而事实上1905年没有农历闰月;该书还在另外多处记载大连公学堂成立于1905年5月。

  1936年6月29日,《泰东日报》报道了“来连之伏公首任堂长,浅井翁感慨话沧桑,首创公校惨淡经营至有今日门墙蒙惠,今以桃李蔚然成荫”的对浅井的访谈。访谈记录了浅井及其弟子杨凤鸣、邵慎亭、李嵩山和报社的桥川等之间的对话问答。浅井谈到:“当时之校舍利用民家住宅,设备颇不完全,即现在骏河町天金料理店之地迹,是为明治三十八年六月五日。当时对创设公学堂即日本人间亦起慎言,曾有教导满人子弟而忘却日本人子弟教育之非难攻击。事实日本人小学校之创设为明治三十九年五月。较诸公学堂创设犹晚一年。”1935年6月6日,《满洲报》在“伏公三十周年纪念会并举行功劳者表彰式”的报道中“大连伏见台公学堂……该校成立于明治三十八年六月五日,适值日俄战争军事倥偬期间,最初是赁一民房而行开校,其时国人学校教育,以此校为开端。”1936年6月27日,《泰东日报》在“来连之伏公首任堂长浅井翁感慨话沧桑”中报道:“三十年前,于青泥洼之一隅租赁民间草房数间,首创大连公学堂……提倡州内满人教育之浅井政次郎翁”。由此可以确定,大连公学堂于1905年6月5日设立于当时青泥洼之一隅的骏河町(后改称为浪速町,现民康街),最初租赁民舍开校办学。

  强迫中国学生接受殖民教育

  浅井在接受《泰东日报》的访谈中说:“贵报之创立者金子雪斋君,为居台湾时代之友人,关东州之施政多根据台湾之施政方策,我等在台湾所得之经验,于关东州内施政工作颇为适当。”为掩盖殖民教育的本质,浅井称“公学堂之名称系余所拟者,‘公’字含有种种极深之意义,教育无国境之别,无论日本人或满人皆应‘一视同仁’,此即‘公’字之意义者也”。

  在回答《泰东日报》编辑局长桥川“当时公学堂有学生几何?学级之组织如何?”之问时,浅井说:“是时学生不过二十四名。皆系借警察之力招集而来者,其中曾有三十五岁四十岁之老学生,并有八九岁之幼年学生,因学力参差不齐,对于学级编授上颇为困难,最先曾编成本科与速成科,幼年和青年班等,如是学级之编成。学科主要为日语、体操,即唱歌亦曾教授。”

  日本殖民当局对这所公学堂颇为重视,就连侵华日军第三军司令官乃木希典亦曾参观这所初建不到半年的公学堂。浅井第一代门生,其铜像基石诗文撰句者杨凤鸣回忆道:“某日乃木大将曾到校参观,当时由学生代表以日语致辞,其言词皆系由翁事前所教者。乃木大将莫辩真伪,颇多赞美,翁则更鼓吹学生皆能说如此流利之日语云云。”

  迁址伏见台新校舍

  大连公学堂1912年在伏见台博文町(今西岗区崇山街、锦华街交会区域)建成新校舍。对此《泰东日报》主干柳町问及浅井:“伏见台公学堂建设竣工后,迁移于该处为何年?”浅井回忆说:“系在明治四十五年(1912年),恰值满洲国皇帝陛下为当时中国皇帝,君临四百余州。伏见台之大连公学堂开校式,当日校门曾交叉高悬清国之龙旗及日章旗,记忆当时之情况,感慨良多。”据多个转引《满洲教育史》(大连文教社1935年出版)的资料记载,大连公学堂是在1912年3月27日迁到伏见台新校址并举行了新学堂落成仪式,而此时,辛亥革命成功,清帝宣统已退位一个多月了,新学堂落成仪式却仍悬挂旧清朝龙旗,由此可窥见日本殖民者对腐朽无能的大清国的留恋心态。大连公学堂在同年开设女子科,针对女生还专门设有裁缝课。大连公学堂于1922年4月1日分设出大连西岗子公学堂,原校更名为大连伏见台公学堂。

  那么,浅井又是何时离开大连的呢?《泰东日报》访谈录记录了浅井第一代门生李嵩山的回忆:“于大正六年,翁返国之时,余曾以风琴作日本歌相送,翁极感激”。日本大正六年为1917年,由此可见确定,浅井于此年离开大连公学堂返回日本,结束了他的殖民教育使命。1935年6月6日《满洲报》在报道中写道:“大连伏见台公学堂,以六月五日为该校创立满三十周年纪念日,同时岭前分教场编入公学堂,至今年以届满十周年,乃同时举行盛大之纪念式……迄今三十年,成绩卓著前后男女卒业生,已达两千六百余名。”由于浅井创办大连公学堂并极力推行其殖民同化教育理念和实践,《泰东日报》吹嘘其为“素有满人教育机关公学堂生身母之称之浅井翁”。


wta年终总决赛直播 wta年终总决赛直播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
推荐内容